辽北蒙边抗日先锋魏国昌烈士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文

辽北蒙边抗日先锋魏国昌烈士>

时间:2015-05-22 09:55:37  来源:  作者:崔俊国

  要:魏国昌,又名魏兴华,是九一八事变后我国东北地区最早参与组织抗日救国义勇军的中共地下党员,辽北蒙边地区的抗日先锋。魏国昌曾多年从事我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又参加反法西斯世界情报工作。1936年魏国昌被党中央派往苏联学习,1937年因肃反扩大化被误害,其真实身份很少有人知道。在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之际,笔者有幸结识了魏国昌烈士的外甥董洪泽先生。并通过他采访到了魏国昌烈士的遗孤,现居住在抚顺市的高级农艺师,78岁高龄的魏宗久老人,对魏国昌这位抗日英雄的事迹有了更深的了解。


  一、魏国昌烈士早期的革命活动

 

1906年,魏国昌出生在沈阳市康平县胜利乡孔家村。他的父亲魏秉和老先 生是前清的秀才,又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中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深得百姓爱戴。辛亥革命时,魏秉和积极追随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参加推翻清王朝的 斗争,是东北地区最早的同盟会员。魏秉和对子女教育特别严格,从小教育魏国昌学习抗金英雄岳飞“精忠报国”。他给儿子起名“国昌”,表字“兴华”,即寄儿 子要肩负国运昌盛、振兴中华大任之意。

 

受 父亲魏秉和的影响,魏国昌从小就勤奋好学,关心国家大事,立志要学好本领拯救劳苦大众,强盛国家。魏国昌八岁读师塾时,就开始随父亲学中医,十几岁后到沈 阳和法库县外国人开的教会医院学西医。魏国昌中西医融会贯通,医术非常高。1926年,魏国昌由家里老人做主定亲结婚。夫人叫崔桂馨,是康平县两家子乡牤 牛河村崔家窝棚人。魏夫人从小念过师塾,有文化,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魏国昌在沈阳学医时结识了当时东北地区著名的爱国人士阎宝航等人,积极参加阎宝航组织的一系列反帝爱国活动。后魏国昌又认识了时任阎宝航政治秘书的中共地下党员苏子元,1929年经苏子元介绍魏国昌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二 十年代末,魏国昌参加了东北军,担任张学良东北边防军第二十五旅军医官,驻守在辽北蒙边一带。他利用行医之便积极向东北军军官、辽北蒙边上层人士宣传反帝 爱国进步思想。因为革命工作需要,魏国昌先后在法库、通辽、詹余等地开了多家医院,作为地下党组织的联络站,医院的全部收入都作为地下党和反帝爱国人士的 活动经费。

 

二、在辽北蒙边地区组织抗日救国义勇军,进行抗日活动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魏国昌随东北军流亡到北平,参加了阎宝航、高崇民等人组织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负责宣传组织工作。由于魏国昌口才好、说话风趣幽 默、活泼好动、工作勤奋、特别能吃苦,深得阎宝航赏识。因为魏国昌个子比较矮,阎宝航同志就亲切的叫他“魏小个子”。从那以后,“魏小个子”的称呼就在 “救国会”以及后来的义勇军中流传开来。

 

  “救国会”成立之初,为了更好地组织东北民众的抗日救国斗争,先后委任了许多军事干部,其中有52路司令和27个支队长,还派出了70多名政治工作人员到前线各部队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

 

1931年10月,“救国会”派魏国昌为特派员协助“辽北蒙边宣抚专员”高文斌去通辽建立“辽北蒙边宣抚专员公署”,并着手组建一支由“救国会”领导的抗日武装。高文斌,辽宁康平县高家窝棚人,九一八事变前任东北军司令长官公署步兵训练处处长,少将。高文斌是东北军爱国将领,也是魏国昌的好朋友和康平老乡,曾率部队驻守辽北蒙边一带。受命之初,魏国昌和高文斌具体分析形势,制定宣抚方案。

 

九一八事变后,沈阳、长春、哈尔滨相继沦陷。日寇为侵占整个东北,以帮助“蒙古独立”为诱饵,利用蒙奸甘珠尔扎布,挑拨蒙汉关系,拉拢、唆使包善一(博王旗统领)、韩色旺(达王旗教育委员会委员长),组建伪内蒙古独立军,出兵攻打抗日武装。当时蒙边地区兵力掌握在包善一、韩色旺、刘振玉(字喜廷,达王旗统领)、李胜(字海山,卓王旗统领)四 人手里,包、韩已受骗投降日本人。但刘、李按兵未动。高文斌和魏国昌遂提出先联合刘、李,后争取包、韩,孤立打击甘珠尔扎布的宣抚方案。刘振玉是高文斌的 表侄,与李胜的关系极好,高文斌、魏国昌即邀请刘、李二人到北平面见张学良,说服他们共同抗日,并委任刘、李为辽北蒙边骑兵一、二路军司令。

 

 193111月,魏国昌、高文斌来到辽北蒙边地区,在通辽建立辽北蒙边宣抚专员公署, 继而做包善一、韩色旺的工作。高文斌与魏国昌研究决定派张香阁(康平本街人,曾任康平县财政局长)去说服包善一、关一青(康平县西关屯人,蒙古族,东北大学毕业,高的亲戚,与韩交往很厚)、韩色旺。之后,高文斌、魏国昌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到距通辽50里 的黑坨子与包、韩会谈,晓明大义,包、韩表示愿听从指挥,合作抗日。遂委任包、韩为辽北骑兵正、副总司令。 日本人和甘珠尔扎布得知这一消息后,又来威逼利诱,韩色旺出尔反尔,拟配合日伪军出兵攻打专员公署。高文斌闻讯后,偕同魏国昌、关一青到驻在库力根庙的韩 部,当面揭破敌人阴谋,面陈利害,迫使韩再次答应抗日,率自己的队伍脱离亲日的“内蒙古独立军”,加入到抗日阵营。至此高文斌、魏国昌成功说服了四个旗的蒙军统领联合抗日,改编他们的队伍,成立了辽北蒙边抗日救国义勇军骑兵第一、二路军。这是九一八事变后,第一支由抗日救国会领导的多民族抗日武装。

在 创建辽北蒙边抗日义勇军过程中,魏国昌与高文斌结下生死之交。因高文斌长魏国昌十几岁,行伍出身,有丰富作战经验,魏国昌处处尊重他,和他搞好团结,深得 高的信任。高专员知道魏国昌是救国会给他派来的助手,在义勇军官兵中非常注意树立魏国昌的威信,大小会议都挤出时间,让魏国昌宣讲抗日道理,激发义勇军将 士的爱国热情,鼓舞大家的抗日斗志。由于二人配合默契,部队的战斗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据魏国昌多位老部下回忆,当年魏国昌只有20多岁,英姿雄发,喜欢骑 一匹高头大马,左肩挎一支盒子枪,右肩挂一个医药箱。他经常站在高岗上为义勇军官兵宣讲抗日救国道理。魏国昌声音洪亮,讲话通俗易懂,风趣幽默,非常有鼓 动力,深受官兵和广大老百姓的欢迎。

1932 年春,蒙奸甘珠尔扎布率领日伪军骑、步兵500多人,进攻“辽北蒙边宣抚专署”。在开鲁抬头营子,义勇军一举击溃日伪军,击毙日伪十余人,生俘日伪指挥官 松井大佐。甘珠尔扎布不甘心失败,很快又来进犯。高文斌、魏国昌研究决定在王家油房一带率辽北蒙边抗日义勇军阻击敌人,又击毙日寇羽山守备队和伪军七十多 人。在这次战斗中敌我双方损失惨重,义勇军一个连的战士与80多名日军展开肉搏战,只有5人生还。这两场战斗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日伪军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辽北蒙边民众抗日斗争的积极性和必胜信念。日军策动的“内蒙古独立”运动至此彻底破产。

魏国昌在协助高文斌重新改编整训蒙军同时,积极组织发动民众的抗日武装。通辽、辽源、彰武、开鲁、康平各地的民众纷纷响应,自发组织抗日义勇军武装。经过魏国昌、高文斌整编,由“救国会”领导的辽北蒙边抗日救国义勇军成立了。高文斌为总司令,魏国昌为总参谋长。

1932 年5月,根据“救国会”统一部署,决定成立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五军区(辖辽北、蒙边、吉西、热河),高文斌任第五军区司令。在第五军区领导人选上,魏国 昌、高文斌二人高度一致,选派坚决抗日的热血青年担任主要领导。第五军区司令部下设八个处,其中有五名处长都是康平籍爱国进步青年,副官处处长由魏国昌兼 任。事务处处长关一青和警卫营长张伯骞(康平张家菜园子人,魏国昌的表侄,解放后,在鞍钢担任领导)后来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3月,汉奸张海鹏、刘俊泽(康平刘屯人,留学日本,九一八事变后为日寇东边道讨伐队少将,绰号“小日本”)协同日军侵占康平,镇压抗日民众,康平沦陷。同时,日军成立自治指导部。

 

1932年6月,为打开康平的抗日局面,魏国昌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辽北蒙边宣抚专署”特派员、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五军区副官处处长多重身份到康平进行抗日宣传并组建义勇军。

 

当 时的县自卫团指挥刘叙五(康平县刘屯人,“小日本”刘俊泽的叔叔)自恃人马多、枪支弹药多、有靠山,一度准备活捉魏国昌献给日本人,立功受赏。魏国昌不顾 个人安危,深入刘的自卫团,发现刘的团丁和中下层头目多数是受苦农民,愿意抗日。魏国昌就先做他们的工作,宣传抗日道理,他们中绝大多数同意接受改编。然 后组织抗日骨干分子逼迫刘叙五接受改编。在魏国昌与刘叙五谈判过程中,刘叙五部骑兵营长董会臣(又名董滨,康平县郝官屯乡老山头人。解放后,担任辽宁省交 通厅副厅长)率领愿意接受改编的官兵冲入会场,拉开枪栓直对刘的脑门,大声喝道:“刘叙五,你再不抗日,我们就地处决你!”刘叙五无奈同意接受改编,他手 下的骑、步兵共800多人被改编为义勇军。魏国昌又招募愿意抗日的绿林字(杜洪奎)700多人,将两支队伍合并,组成了辽北蒙边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五军区第六路军。

 

19327月,高文斌亲率两个半团,由大蒿子(内蒙古地名)向康平挺进,沿途180余里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部队抵康平附近,与魏国昌率领的第六路军会师,准备攻城。城内日寇闻风丧胆,未作抵抗,即逃回沈阳。19328月,义勇军兵不血刃,收复康平。康平民众万众欢呼,庆祝收复。

康平县政府奉专员高文斌令,宣布与伪满洲国断绝关系,销毁伪国旗,学校废除伪课本。东北抗日救国后援会徐春圃(女,法库人,解放后任铁岭市政协常委)曾来康平给县女校师生讲演。魏国昌组织义勇军士兵走向街头张贴抗日标语、漫画,号召军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救国。   

1932 年9月初,法库人刘翔阁组织义勇军抗日,围攻法库数月不下,武器装备无人支援,士兵没有粮吃,部队处境危急。魏国昌得知消息后,带上张伯骞等人奔赴法库, 宣传抗日大局,共同打击日寇的道理,说服刘翔阁撤离。刘率部500余人,随魏国昌来到康平,刘部被改编为第五军区第七路军。

 

康平的抗日武装进一步壮大。当时第五军区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一支主要队伍,有第六路军、第七路军、七个梯队、十个支队,拥众约二万余人。该部在辽北、蒙边、吉林三角地带,与日伪军作战数十次,遍及二十余县。

 

1932年9月14日,经魏国昌、高文斌研究,“救国会”批准,在康平成立了“辽北蒙边宣抚专员行署”及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五军区司令部。这时的康平县已成为辽北蒙边地区抗日中心,魏国昌为此做出了重大贡献。

 

由于辽北蒙边抗日武装斗争如火如荼,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在沈阳的日军上层极为恐慌。19321116日,日寇16旅团川原讨伐队纠集铁岭、法库、开原、昌图、彰武、辽源、新民、通辽8县日伪军六七千人,向康平进犯。高文斌、魏国昌等人率部在康平南三台子等处设防,指挥康平抗日民众武装奋力抵抗,激战五昼夜,给来犯之敌沉重的打击。最后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虽然主力部队分散转移,但是大部分被日军打散。

 

   11月20日,日伪军逼进县城附近。高、魏身边仅有一个卫队营,因县城无险可守,遂决定向开鲁转移。行到县东孔家窝堡魏国昌老家时,天色已黑。魏国昌和高文斌与警卫队脱离,饥寒交迫,人困马乏。魏国昌邀请高专员到魏家吃饭休息。怀有身孕的魏国昌夫人亲自下厨为他们做饭,魏国昌的父亲魏秉和老人陪他们吃饭。吃饭时,魏国昌几次欲言又止。魏秉和老人知道义勇军处境艰难,儿子已经三次回家取钱,为义勇军筹集经费,但他还是把手头仅有的几十块大洋拿出来,交给儿子。魏夫 人怕钱不够,把自己出嫁时的金银首饰也拿出来,交给丈夫。临走时,魏国昌四岁的女儿紧紧抱着爸爸的腿不让走。魏国昌抱起女儿亲吻着说:“等爸爸跟高大伯打 败日本鬼子后,就回来。”魏、高二人乘着夜色走小路,寻找队伍。当他们刚走到孔家窝堡南坨子坟茔地,突然遭到日伪军袭击,高文斌不幸被俘,魏国昌熟悉地 形,幸免于难。听到抢声,正在寻找他们的卫队营长张伯骞赶过来,与日伪军殊死搏斗,卫队战士死伤大半,寡不敌众,营救失败。高文斌被敌人连夜押往沈阳。

 

第二天天亮,大批日伪军将孔家窝棚村团团围住,搜遍各处,没有找到魏国昌,便把他的父亲魏秉和老人抓走,带到长春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关押起来,并扬言“只有魏国昌投降日本人,才放他父亲回来。”日本鬼子还派来伪满警察监视魏国昌的家人。

 

     在高文斌关押沈阳期间,魏国昌几经周折联络到被打散的辽北蒙边义勇军第六路军二支队杜洪奎部、第七路军贾明伦部以及吉林方面一支抗日民众队伍。魏国昌与他们共同研究决定攻打康平县城,活捉日伪军头目为人质与沈阳日军交换、救回高文斌。

 

1933年427日晨, 几支抗日队伍兵分四路包围了康平县城。义勇军先用计将伪县自卫团副团总王士忱诱出县城,在城南喇嘛窝堡将其击毙。随之以引火为号,向县城发起攻击。城内日 伪军慌作一团,藏的藏、逃的逃、缴枪的缴枪。义勇军攻进城后,活捉了日寇参事官南竹治、副指导官日隈巽,在县公署俘获了伪县长阎恢原等,还击毙日伪军十余 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


   
南 竹治、日隈巽被俘后,如丧家之犬,乖乖地在交换高专员的协定书上签了字。魏国昌立即派人给沈阳的日军头目送去,提出用生俘的日寇交换高文斌的条件。义勇军 再次收复康平,使日寇大为惊慌。4月底,日寇派上野部队和大批伪军向康平进犯,义勇军奋起阻击日伪军,战斗从下午三时,延续至五时。义勇军撤退时将南竹 治、日隈巽二敌酋绑在大车上带走。由于道路泥泞,日伪军逐渐逼近,二敌酋又不老实,行至县城东南部时,义勇军将二寇处决,换人计划失败。后经救国会、魏国昌等多方联络,终将高文斌保释出狱。但高文斌从此也脱离了抗日队伍,1958年在北京病故。

 

辽北蒙边抗日义勇军被敌人打败后,“救国会”决定派魏国昌率领残部到察哈尔、蒙边继续抗日。1933年 五月初,魏国昌的儿子魏忠久出生了。魏国昌非常想见自己儿子一面,因为抗日他有家不能回,魏忠久一辈子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生身父亲。当魏国昌离开自己故乡 康平时,他的父亲魏秉和老人还被关押在长春日本关东军宪兵队,生死不明,魏国昌甚是惦念。他深感内疚,因为抗日,自己不能尽孝,反而连累老人家受苦受难。 被关在日本鬼子宪兵队里的魏秉和老人,受尽日寇严刑拷打,但他坚强不屈。三年零三个月后(19368月),魏秉和老人才被放回来。他们父子再也没有见过面。19336月以后,魏国昌率领第五军区余部坚持在辽北蒙边一带进行抗日斗争。

 

三、魏国昌为我党秘密情报工作、世界反法西斯斗争情报工作做出贡献

 

19341936年, 负责我党地下情报工作的阎宝航同志指示魏国昌利用医生身份为掩护,为抗日部队做秘密情报工作。负责收集北平、热河、辽北蒙边一带日本侵略军的军事情报,了 解亲日派及东北军内部动态,为我党正确分析七七事变前华北、蒙边一带国内外各种势力现状及其发展趋势,制定正确的方针和政策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于工作需要,1936年魏国昌被党组织调到延安有关部门工作。后经阎宝航、苏子元介绍加入苏联红军远东红旗军第四科某情报站,从事国际反法西斯情报工作,隶属苏联红军总参情报局领导。

 

苏子元上世纪六十年代回忆,上级对他们的工作非常满意,曾给予高度评价和嘉奖。还命令他速派工作人员到苏联培训。经党中央同意,苏子元挑选了魏国昌等三人,经上海乘苏联客船秘密出国。他们先到海参崴,后到莫斯科学习。魏国昌临行前,阎宝航和夫人亲自为他送行。当时,魏国昌要去苏联学习没有像样的衣服穿,阎宝航的夫人高素同志就把阎宝航结婚时的西服送给魏国昌。

 

19376月,苏子元也被调到苏联莫斯科学习。后因苏联肃反扩大化,魏国昌被误杀,壮烈牺牲,年仅32岁。同时,苏子元也被误判死刑,后改判15年徒刑,刑满后流放西伯利亚,1956年回国。

 

抗战胜利后,在阎宝航同志担任辽北省省长期间多方打听魏国昌烈士家属情况。全国解放后,在鞍山工作的阎宝航同志的大女儿阎明诗(曾任辽宁省人大副主任)找到了魏国昌烈士的遗孤魏忠久同志。阎宝航多次向中央内务部反映魏国昌烈士英雄事迹。1961年中央内务部专门下发文件,批准魏国昌为革命烈士,其家属享受烈属待遇。但因当时中苏两党关系,对外不公开。

 

中央内务部文件中指出:“魏国昌同志,九一八事变后参加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在彰武、康平、法库以及内蒙一带做政治宣传工作,推动民众抗日武装斗争,表现颇为积极。”这应该是党和人民政府对魏国昌的评价。

 

文化大革命以后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魏国昌同志牺牲48年后,魏国昌的烈士身份才得以公开,魏国昌烈士的家属,才得到民政部下发的革命烈士家属证书。

 

家 乡人民没有忘记魏国昌烈士的丰功伟绩。上世纪九十年代,康平县撰写县志时,根据魏国昌烈士生前战友的回忆,根据内务部文件,为魏国昌烈士立传,记载了他的 大部分革命斗争事迹。这在当时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魏忠久作为烈士的后代,非常感谢康平县委,县政府领导,十分感谢撰写《康平县志》的同志们。同时也需要 指出,撰写“县志”时,因为没能找到魏国昌烈士遗孤魏忠久同志和阎宝航同志大女儿阎明诗同志,因而遗漏了魏国昌1929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重要史实,十分令人遗憾。

 

  魏 国昌烈士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不愧为抗日民族英雄。今年清明节,康平县委、县政府有关领导及魏国昌烈士的后 人,在康平县烈士陵园一同将革命烈士魏国昌同志的名字填写在英雄名录上。他的英雄业绩将和无数个为创建我们今天共和国繁荣富强的先烈们一样永存不朽,将激 励我们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