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一八”事变中中国挨打的根本原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文

在“九•一八”事变中中国挨打的根本原因>

时间:2015-05-22 09:49:44  来源:  作者:王雅轩

  在 “九·一八”事变中,中国之所以挨打,完全是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所致。但近些年来,每当回顾“九·一八”痛史时,许多人总是不约而同地把在事变中中国失败 的原因归结到“落后就要挨打”。有些人虽然没把“落后”看得那么重,但至少也认为是挨打的因素之一。我认为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不论从哪个角度把“九·一 八”事变与落后就要挨打联系起来,都是错误的,是不合乎当时中国历史实际的。

 

    “落后就要挨打”一语,在我国是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强调的。应当说,强调的非常正确、非常及时。这是发生在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启迪。已显示出现代军事科技威力的海湾战争,它预示人们,今天与未来的高科技战争,不论交战双方的性质如  何,在具体战役中科技落后者就要挨打。须知,这句话的重大意义是在于今天与未来,而将其不分青红皂白地套在既往的历史上,则不尽合理。

 

    基于上述情况,我愿于此对在“九·一八”事变中中国失败的根本原因及应如何正确认识“落后就要挨打”问题,略抒几点个人浅见。

 

    一、在“九·一八”事变中中国的武力果真落后吗?

 

    不可否认,20世纪30年 代的中国工业在科技上是落后于日本的。科技工业是发展武器的基础,由于中国的落后,生产武器的能力自然不如日本。但是一个国家的科技工业先进与否,并不能 完全决定一个国家的武力是否强大。武力是由人的众寡、武器的多少、武器质量的高低等诸多因素决定的。况且,自己生产武器力量不足,还可以大量向外购买好武 器。所以,一个国家的科技工业发达与否,并不意味一个国家武力的强大与否。“九·一八”事变时,中日的武力情况如何,不妨作以下比较:

 

    就兵力而言,“九·一八”事变时仅张学良统率的东北军,就有26万人之多。这并非一群乌合之众,而是一支训练有素、又久经沙场的劲旅。这26万人,有7万人在关内,6万人在辽宁省,8万人在吉林省,5万人在黑龙江省。而日本在我国东北的总兵力不过一万多人。其组成情况,正如当时日本驻沈阳总领事林久治郎所说:“当时在满洲的我国兵力,除第二师团的兵员约五、六千名外,仅有独立守备六个大队的兵员约五千人”。此时在沈阳的我方兵力,不仅北大营、东大营、西大营有东北军的驻军,还有空军以及市内武装“警士约六千余人”。日本人在沈阳柳条湖挑起的“九·一八”事变,第一个进攻目标便是东北军的北大营。北大营驻守的是王以哲的独立第七旅,第七旅是东北军中装备精良、素有训练的王牌旅,有兵“6800人”。而进攻北大营的日军,据林久治郎说:是“仅有六百人的我第二独立守备大队”。可见,敌我兵力,众寡悬殊。

 

    就武器而言,东北军士兵的常用武器是“七九”捷克式步枪,日军的士兵常用武器是“三八”日本式步枪。“七九”步枪与“三八”日本步枪,性能基本相等,只是“三八枪比“七九”枪的枪身稍长一点点。东北军王以哲旅按规定每连有“七九”式步枪一百二十支、捷克式轻机枪十二挺。另外还有飞机、大炮、战车等诸多装备。当沈阳沦陷时,仅沈阳东北军的武器完整无损地落在日军手中的,“据不完全统计,飞机损失260架,迫击炮等各种炮3091门,战车26辆,步枪和手枪11006支,机关枪5864挺”,据说在260架飞机中,有4架其先进程度为日本所无。当时在东北的日军,既无飞机也无战车更无大炮。仅在沈阳南站附近暗置两门可以射到北大营的24厘米口径榴弹炮。可见就武器的质与量而言,在“九·一八”事变当时的东北地区内,不是东北军不如日本,而是日本远不如东北军。

 

    “九· 一八”事变的当时,东北地区的武力,特别是沈阳地区的武力,无疑是远胜日本的,但就当时中日两国各自总体的武力情况而言就与东北的情况有所不同了。尽管不 同,也不存在非常明显的差别。当时日本的空军、海军可能胜过中国,而陆军不论在人数上或掌握武器的数量及先进程度上,都不会超过中国。日本毫不具有一定可 使中国处于挨打地位的特殊优势。

 

    二、武力不落后何以挨打?

 

    既然东北军武力不落后,为什么大敌当前避而不打?难道强大的东北军对日本的侵略暴行无动于衷吗?当日军的刺刀向他们身上刺来的时候,他们就甘愿逆来顺受吗?全然不是。事变前夕,日军在沈阳不下50多 次的军事演习,甚至有时就在北大营附近演习,北大营的官兵早就看在眼里,况且皇姑屯事件前鉴不远,所以东北军特别是驻守北大营的独立七旅,对日军的侵略野 心早有警惕,并夙有准备,已在营外筑有工事。“九·一八”夜,当爆炸声、枪声传到北大营时,北大营的许多官兵不待上级命令,立即从被窝里爬出来持枪奔向工 事。正待给挑衅者以迎头痛击的时候,却传下来上级的绝对不抵抗的命令。

 

    事变爆发时,张学良正在北平,据当时的机要秘书郭维成讲:“(张学良)一夜之间,十几次电南京蒋介石请示,而蒋介石却若无其事的十几次复电,不准抵抗,把枪架起来,把仓库锁起来,一律点交日军。”张学良也承认说:“当日军进攻消息传来时,余立时又下令收缴军械,不得作报复行动,故当日军开枪并用炮击北大营与其他各处时,中国军队并无有组织之报复行为”。张又命令军中要员说:“严饬所属,对此事切持镇定,以免另生事故,无益于事。七旅的参谋长向东北军的总参谋长荣臻请示,荣臻也照样命令说:“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在一而再的不准抵抗命令下,东北军只好忍着满腔怒火退出了北大营,退出了沈阳城。

 

东 北军的不战而退,已使日方明显感觉到这绝不是战略撤退,可能是上方有令,不准抵抗。其情况恰如林久治郎所说:“中方当时驻守北大营的是王以哲旅长所部的第 七旅,突然遭到我军的袭击,异常震惊,也许是受到上峰不抵抗的命令而有意避战,竟然被兵员仅有六百人的我第二独立守备大队穷打猛追,北大营天亮时分完全为 我占领;进攻省城的第二十九联队,也在进军途中荡除了巡警队的抗阻,于黎明四时进入城内,于天亮之际全部占领了奉天11结果是拥有6800人的东北军北大营劲旅,竟然被600个日本兵在数小时内赶了出去。如果抵抗,绝不会有如此惨败。

 

蒋介石为什么一再下令不抵抗,对入侵之敌竟然如此忍让呢?这 完全是他只念个人私利、不顾国家存亡的反动本性所决定的。他对他当时面临的敌人作了权衡,认为最可怕的敌人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日本。他说:“中国亡于帝国 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为使日本不向关内扩展侵略,以便集中力量对付共产党,他宁可以牺牲东北 为代价,主张:“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部18行省的完整,则国民党可同意向日本……让出东北。”12

 

    蒋介石对日本无端让步的目的明明是为了集中力量消灭共产党,然而他却强调之所以不抗日是因为中国落后。只有不抵抗,才能保住中国不亡。他说:“(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 13这一说法,完全是为不抵抗而找的借口。

 

    当 时中国工业虽比日本落后,但还达不到在战争中中国必败、必亡的程度。“九·一八”事变时,在当时的条件下,东北军完全有能力打败入侵的日本军,而日本军竟 然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占领北大营,一夜间占领沈阳城,这绝不是什么中国落后所致,完全是在蒋介石不抵抗的命令下拱手相让的。

 

    把 具有特殊战略意义的东北拱手让给日本,就使日本立即如虎添翼,使东北由反抗日本侵略的前哨反而变成了日本侵略中国中原大地的基地。东北丰富的物质资源和众 多的人力资源大量为其所用。假如当时中国军民奋起反抗,完全可能把日本人从沈阳从东北驱逐出去,一旦日本人被逐出东北,就可唤起朝鲜民族的抗日斗争。假如 日本在中国、在朝鲜失去立足之地,侵略中国的美梦就将落空。可是日本做梦也没想到,不仅想得到的意外迅速得到了,未想得到的也意外迅速地得到了。这就更大 的助长了日本的侵华野心。

 

    当然,历史是不能设想的。尽管历史不能设想,如果说当时只要中国全民立即奋起抗战,一定会把日本侵略者驱逐出中国去,这绝不是无稽之谈。

 

    三、如何正确认识落后就要挨打?

 

    近些年来,许多人不仅把“九·一八”痛史归结为落后挨打,对港、澳的沦丧,甲午战争的失败,都归结为落后挨打。其实这种认识是不对的,说明对所谓落后就要挨打问题,在理论上、史实上缺乏全面认识。

 

    把“落后就要挨打”作为一个理论认识,是近十年来才特殊强调的。为什么50年前或100年前,没有强调这个问题?因为50年前或100年前,还不存在落后一定挨打的问题。为什么近年来才开始强调这个问题?因为今天与未来就存在落后就要挨打问题。为什么落后就要挨打这一理论认识的重大意义在于今天与未来,而不适宜用其认识既往的遥远历史?这是由科技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每个阶段发展的程度及产生的影响所决定的。

    人类社会自产生国家以后,5000多 年来从未停止过使用武器。武器的发展步骤始终受生产力发展状态及科技的进步程度所制约。武器在发展步骤上可分两大类:一是第一步发展的冷兵器时代,一是后 一步发展的热兵器时代。所谓冷兵器时代,是指用来进行斩、击、刺、射的刀、矛、锤、箭时代。这一时代就世界而言,从公元前35世纪到公元15世纪前后长达5000余 年。这时的生产力普遍比较落后,科技也不够发达。长期以来,武器间没有明显的先进与落后之分。譬如大刀与木棍相比,大刀虽然是先进的,假如一个手持大刀的 人与三个手持木棍的人相斗,不见得一个持大刀的人就能战胜三个手持木棍的人。大刀的威力虽然胜过木棍,但差距并不大。这一漫长的历史时期,还不好说谁落后 谁不落后,可以说人多就是力量。所以这一时期,还不存在落后就要挨打问题。

 

    从公元16世纪到19世纪,这三百多年可以说是冷、热兵器并用时代。所谓热兵器,就是指用燃料热能为爆发力的火枪、大炮、炸弹等。其实,世界上最早有热兵器的国家是中国。我国早在公元10世纪的北宋初年就有了热兵器,可惜自宋至清一直没能广为利用。热兵器的威力虽然远胜冷兵器,但其威力在这阶段还没达到绝对优势的地步。假如一个手持火枪的人与一个手持大刀的人相斗,火枪一定能胜大刀。而一个持火枪的人与10个持大刀的人相斗,一个持火枪的人绝对斗不过10个持大刀的人。可见这时人力的多少,仍比武器的优劣重要。所以还不存在落后挨打问题。中国在这段历史中曾发生过1521年的中葡屯门之战,1611年的郑成功收复台湾之战。结果都是手持大刀长矛的中国人,打败了手持洋枪火炮的外国人。1840年的鸦片战争,中国虽然失败了,那也不是因为落后挨了打,是由于清统治者的腐败而挨打。虽然英国兵使用的是洋枪火炮,清兵使用的是大刀长矛,如果能集结众多的兵力与之相抗,也会把英国兵赶出中国去。假如有1000个手持洋枪火炮的英国兵,我们出1000人去对付他不行,就可用10000人;10000人不行,就出100000万人,岂有不胜之理!即或所有英国人倾巢而出,凭我们的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又能把我们怎样?结 果腐败的清朝统治者对英国人碰都不敢碰,就和人家签订了屈辱条约,还赶不上三元里的老百姓手拿锄镐把英军打得狼狈不堪。可见鸦片战争的失败,也不是什么落 后挨打,而正是腐败挨了打。至于中国在中日甲午海战中失利,从而丢掉了台湾,也不是因为落后挨打,其实海战中的双方武力,中方是超过日方的。

 

    19世纪后半期到20世纪前半期,这100年中,世界普遍进入了热兵器的钢枪、大炮时代,20世 纪初,又有飞机投入战斗。这是热兵器由初期转入中期的阶段。这时的热兵器随着科技的发展,已明显出现了威力的飞跃。但是在超常规的超级武器出现以前,任何 武器也不具有能制控一切的特殊威势,况且各国的武器性能几乎相近,只是量的多少不同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仍不好说落后就要挨打,人的多少,仍是胜败的重要 因素。险些使中国灭亡的“九·一八”事变,就爆发在这一阶段里。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按理即或中国落后,也不至于挨打,可是中国却在不落后的情况下挨了 打:这不是腐败所致是什么!

 

1945年,原子弹爆炸成功。20世纪的后半期,超常规的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相继问世,使热兵器的发展由接近高峰到进入高峰的初级阶段。这一时期的武力,有明显的以下四大变化:

 

就武器的杀伤力而言,冷兵器时代,一刀只能砍倒一个人;热兵器前期,一个炮弹可以炸死数十人或摧毁一栋房屋;而20世纪中后期,一颗原子弹就可炸死数十万人,甚或摧毁一座大城市。至于氢弹,其威力更不知要比原子弹大多少倍。

 

    就武器的有效距离而言,冷兵器时代只能面对面地打;热兵器前期,可在几十米、几百米乃至几千米的范围内有效;而在20世纪中后期,导弹可以射到地球任何角落。

 

    就导控能力而言,冷兵器时代与热兵器前期,皆不存在什么导控能力;而20世纪的中后期,对导弹、卫星的导控能力,几乎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

 

    就侦察能力而言,冷兵器时代与热兵器前期,只能用侦探侦察;而20世纪中后期,则用雷达、卫星、预警飞机等侦察。对对方的活动情况了如指掌。

 

    从以上四点看来,高科技的20世纪末,武器已发展到威力无比的程度。谁的科技发达并掌握了先进的武器,就一定具有制控他人的地位。人的多少,已经无足轻重;谁落后,谁就要受制于人。一旦打起仗来,落后者只能处于挨打地位。所以近些年来,强调了落后就

要挨打问题,是十分重要的。

 

    总之,在“九·一八”事变中,中国之所以失败,完全是蒋介石为了集中力量消灭中国共产党而对日本采取退让态度所造成的。中国的挨打,绝不是什么落后。其实“九·一八”爆发时中国的武力并不落后,即或落后,就凭中国的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也不致于非挨打不可。

    落后就要挨打,是我国近年所特殊强调的,应当说强调得非常及时,非常正确,但应认识到,它的意义是在今天和未来,而用它来说明过去的历史,既无道理,又不切合历史实际。只有在20世纪末以来高科技的军事时代,才存在落后就要挨打问题。

 

    在既往的历史中,落后可能挨打,也可能不挨打,人多就是力量;在今后高科技的历史时代,落后就要挨打,人多也无济于事。所以,为了中国的繁荣富强,必须努力发展科技,落后绝无出路。   (作者单位:辽宁大学历史系)

 

①林久治郎:《九·一八事变》。

②《九·一八事变史》。

井胜美:《满洲事变》。

④同①

⑤《辽宁文史资料·第六辑·九·一八事变亲历记》。

⑥陈觉:《九·一八国难痛史资料·第一卷》。

⑦《东北日报》,1946.8.24

⑧《国闻周报·第八卷·第38期》。

⑨同上

⑩《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

11同①

12同上

  13冯玉祥:《我所认识的蒋介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