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知己宁恩承往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回顾历史 > 回忆录推荐

世纪知己宁恩承往谈>

时间:2015-05-22 10:40:06  来源:  作者:

  问:宁老,汉公(张学良)当年保送您到英国学的是金融专业,回国后怎么到了东北大学呢?

  答:因为我学的是财政经济,所以回国后按张汉公的意见,先在银行做事。一年多以后,就把我调到东北大学。其实这里的原因很多,一是新式大学以物理、化学、天文、数学、工程、科技为主,老一辈饱学之士已不合时代;二是东北大学教授三百人中,东北籍的只有十余人,本地人士比例很小;三是张学良少帅自任校长,主持校务的副校长须仰承张少帅的意旨办事,许多国内的知名人士不愿听命侍奉。更主要的缘故是原来主事的副校长刘风竹,与各院之间处人应事发生矛盾,张学良对我说,东北大学应该出人才,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当秘书长,敦促再三,及必须换人的情势,我只好从命接任。干了两年就发生“九一八”事变了。以后我又到北京,主要是救济东北流亡学生,安顿他们到南开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借读等。

  问:您对汉公发动的西安事变怎么看呢?

  答:1935年我到了西安时就知道要事变,为什么知道要发生事变呢?因为是形势逼的。1928年东北易帜,张汉公就说要一心一意与南京政府合作,可“九一八”以后,东北军分散在各处,家眷也跟着流亡,苦的不得了。到了西北后,两个师被红军消灭了,底下的人对我说:“他们说咱们不抗日还有个名堂,现在这叫怎么说?”后来,张学良也知道了这些话,他就开始寻找出路。这一段时间他找到刘鼎、潘汉年,而后又是周恩来见面。

  简单说,那时必须事变。当然,(国民党)中央政府说张学良是叛逆、发疯,那是毫不成问题的。

  问:据我所知,汉公到南京时,您曾去机场接他?

  答:那不假。1936年12月25日,张学良亲自陪蒋介石回南京。他是好意,说是要负荆请罪。他以为一切会顺利,但飞机当晚飞到洛阳时,就不是他的天下了,那时就已经被特务监视起来了。第二天,就是26日,蒋介石坐飞机飞回南京时,欢迎的场面那真是万人空巷。而张学良是乘另一架飞到南京的。

  西安事变的时候,当时南京办事处的杨少钦临时找到我,说张学良下午4点到南京,让我到机场去接机。当时下来五个人,其中周文章是城企处长,另一个是东北大学学生秘书王忠立,还有两个人记不得了。

  上车后我们坐在一块儿,张学良问我说:“老弟,南京城区怎么样?”

  这个问话太空,他问的什么呢?我想了想就说:“南京不是咱们的天下。”他说:“用咱东北话讲,他那么大个子(指蒋),我说了算,他说了不算?”他原文就是这么说的。那时的飞机场在明故宫机场,离北极阁宋子文家不远,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他说:“你先等着,我得洗洗澡。”我在客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他洗完出来说:“太紧张了,现在实在不行了,我先睡觉,你明天早晨来。”

  第二天,也就是27日早晨我去时,看守的特务告诉我他不在家。实际上他是被安排到孔祥熙公馆去了。从那以后张学良就被扣了,接着就是公审、判刑,到溪口。

  问:您作为他的部下,当时听到这个情况是怎么想的?

  答:当时认为他是胡闹,而且在军队里以下犯上是要挨枪毙的。最近张汉公对我说:“问我良心,问我主张,我很对。论军法,我应该被枪毙。”

  问:周恩来评价张汉公是千古功臣,您对这种说法有何看法?

  答:当然,大体上说,人民政府的说法是很对的,在我个人看也是很对的。因为西安事变最大的成功不是张学良个人,而是中国内战停止了,这是大事。西安事变以后统一(合作)了,统一(合作)就很对。所以西安事变是个大成功,好事。

  问: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在大陆幽禁了十年,您见到过他没有?

  答:没见过。我1987年专程去台湾见他,那时他还被看管着,是由“立法委员”王新衡负责。表面看王新衡与张学良是朋友往来,实际上是监管张学良的。张汉公这个人也很会处人,加上年岁大了,在这一点他是很懂世故的,所以王新衡就算是好朋友了。

  当然我不能直接去看张汉公,就先到王新衡家求见。我虽然以前没见过他,但他当然知道我是谁。我说:“我想见张汉公。”他说:“我得去问问。”过了两天他来看我说:“我们得向上边请示。”再过两天,他又来看我说:“现在张汉公有病,暂时不能见人。”不用再多说,那就是黄了。

  1988年以后,对张汉公的看管就放松了,我才见到他。

  问:见面时的情形怎么样?

  答:那么多年没见面了,他也不多说什么。他这个人到现在也不大讲正经事,现在很多人见他,他不多评论。无论是东北政治还是西安事变,他从来不说。

  1990年为他公开祝寿,我也去了。从那时起,他就正式和外界见面了。1991年他到美国来,东北同乡在纽约为他祝寿,我们又见面了。他回台湾后,1993年12月27日,他又到了旧金山,准备去檀香山住几天。我看过票,记得清清楚楚,原打算(1994年)1月4日回台北。但他看那里天气好,气候好,就把票改了,一直住了下去。毕竟他在台北不完全自由,在美国是完全自由了。

  (摘自:赵杰著《留住张学良——赴美采访实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专题推荐